顾久:找回文化自信 贵州未来美好
作者/来源:贵阳日报 发布时间: 2019-09-19 浏览次数:2519

4月25日,“贵州文化讲堂”公益文化活动在贵阳钟书阁启幕并举行首场讲座。此场文化讲座由贵阳日报传媒集团“传习社”文化沙龙与贵阳钟书阁书店联合主办。

贵州著名文化学者顾久,作为“贵州文化讲堂”首位特邀嘉宾作讲座。顾久以过去外界误读贵州而常产生的三个设问作为开场白:贵州有没有文化?贵州有什么文化?贵州是不是文化蛮荒之地?

回答这三个问题之前,顾久援引了北大著名学者钱理群先生曾说过的话:生活在贵州这块土地上的人们,无论漂泊者或坚守者,心中都会有一个自己的“家园”。正是这“家园”的存在,使漂泊中会有乡思,困守里也有依傍:他们都是有根的。寻找贵州的文化自信,应当从认识脚下的这片土地,从寻找文化的根开始。

这片土地很古老

这片土地很古老。顾久说,贵州很可能是地球最早的复杂生命、多细胞生物起源的地方。台湾清华大学李家维教授等在内的专家学者都持这一观点。

几千万年前的多次地壳运动,形成了今天贵州的山地地貌。最古老的植物和动物在贵州出现。全球公认的最早的可信的多细胞植物,为贵州瓮安距今6亿多年前磷矿岩中的原叶藻化石。2015年3月10日,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研究员朱茂炎领衔的课题组,在“瓮安生物群”中发现一枚6亿年前的原始海绵动物化石——“贵州始杯海绵”,这是迄今全球发现最早且可信的原始动物实体化石。

贵州的人很古老。顾久说:关于人类起源,多元论者提出,中国的西南地区,很可能就是人类诞生的摇篮;而一元论者认为,人类都源于东非,但4万年前左右就来到了中国,并进入云南、贵州、广西等地。不管是多元论还是一元论的观点,可以推断贵州的人类活动至少在4万年前就已出现。

贵州的少数民族,源于古代的四大族群:百濮、氐羌、百越和苗瑶。而这四大族群又分化出其他少数民族——百濮中有仡佬族;氐羌中有彝、羌、土家、白族等;百越中有布依、侗、水、毛南、壮、仫佬族等;苗瑶中有苗、瑶、畲族等。早在春秋时期,就有少量汉族来到贵州。大量汉族涌入贵州则是在明代。明王朝急欲统一全国,朱元璋为征伐云南,于明永乐十一年(1413年)将云南、四川、湖广三省中各划出一块地,建立了贵州省。到清朝雍正时,才形成贵州现在的疆域。

关于贵州这片土地的得与失,顾久说:一方面,这里没有平原,在农耕阶段只有破碎的山地小农业,“一省之赋不如中原一县”。另一方面,贵州很壮美,王阳明赞“天下之山,萃于云贵”。清代文学家田雯评价“天下之山聚于黔,其山磊落峻拔。雄直清刚之气,一钟而为巨人。

贵州的文化很多彩

顾久说,贵州人在生存过程中产生的富有特点的生存系统——物质资料生产方式、思维观念方式等,形成“贵州文化”。

梁漱溟先生曾说文化是:“生活的样法”。所以顾久把文化看成是一群人适应自然,谋生、组织、习俗、心态的总和。贵州之所以形成这样的多彩文化发展格局,主要存在以下四个层面的多彩特性——

第一是谋生秩序多彩。贵州有一个立体、多元的地理气候和生态环境,多种谋生方式在这片土地上交融,形成了贵州多彩的谋生秩序;

第二是组织秩序多彩。贵州早期父系血缘社会有“油锅”制,也有阶级社会性质有“则溪”制,以及汉族的封建制,这些不同行为秩序之间的交流融合构成了贵州多彩的组织秩序;

第三是行为秩序多彩,包括多样化的衣食住行、民风民俗、民间歌舞等等。从民族文化看,不仅各少数民族都有古老的历史和多彩的文化。生活在不同地区的同一民族,在文化上也存在差异。比如贵州苗族,光服饰就有100多种;

第四是心灵秩序多彩。贵州人民安顿自己心灵的方式也是多样化的,既有跟儒学一致的精神境界,也有原生态的祖宗崇拜、自然崇拜、万物有灵等精神思想。

在贵州民族文化的多彩性中,儒道互补的“两大底色”特征十分明显——

第一大底色类似于儒家,集中表现为担当天下,舍我其谁的文化特征。在贵州历史上,有着这么一批能够积极担当社会责任人,他们积极融入中原文化,敢于走出大山,担当天下。他们代表着贵州的精英文化,比如李端棻、郑珍……其可贵之处不仅在于展现了贵州人勇猛精进的一面,更在于他们使贵州人有了共同的国家及民族认同感,将贵州与整个中华文化融为一体。

第二大底色则类似于道家,表现为遵循自然、守雌不争,乐天知命、朴直和谐的精神特点。主要以广大少数民族同胞和农民群众为代表。其可贵处不仅在于用自己的艰辛劳苦支撑了贵州人的生存和发展,更形成了与异文化和谐共处的基础,保存了贵州文化的多样性。

顾久说,苗族神话《蝴蝶妈妈》里,蝴蝶下了12个蛋,请小鸟孵化,人类不过是其中之一。这个神话体现了万物平等、互相尊重、敬畏自然的信仰和情感,与西方文化中天人分离、个人至上的观点大不同。

“蝴蝶妈妈故事虽然没有文字记载,但却有着丰富的内涵。”顾久说,如果有机会以动漫的方式进行传播,蝴蝶妈妈的故事就不仅仅属于贵州苗族,而是属于全人类。

贵州的人文精神很可贵

“天人合一、知行合一”作为贵州的人文精神,具有深远的意义。顾久说,贵州人文精神的这两个“合一”, 既是对习近平总书记要求贵州“守住两条底线”的深入思考,具备时代精神,又符合贵州文化特征。

贵州蕴育过有良知善行者。王阳明身处自然环境、社会环境以及道德环境都很不好的时期,却成为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的丰满之人。他的“知行合一”伟大思想,就是根扎在贵州贵阳这片土地上时提出来的。

张世英《新哲学讲演录》中说:“王阳明把中国儒家传统天人合一的思想与知行合一的思想以及二者间密不可分的思想,都发展到了中国哲学史上的顶点,发展到了传统哲学的最高峰。”顾久认为,“天人合一、知行合一”作为贵州的人文精神,这是非常可贵与契合的,这是贵州人的奋斗目标与精神写照。

贵州的未来很美好

找回文化自信的贵州,必将取得更加美好的未来。顾久说:“天人合一、知行合一”,彰显和引导了贵州人的精神高度,并将引领贵州在高水平发展征程上不断提升。

他说,贵州这片土地,一直以来就是良知善行的热土,发生的感人故事很多。遵义的黄大发,用36年只干了一件事——在300米高的悬崖上开出了一条万米水渠。这样的奋斗和坚持,就是“知行合一”。

几年前,广东卫视录制了《你会怎么做》的电视节目,由演员装扮成背篼小哥在贵阳街头讨水喝,得到了很多市民的主动关爱,得到全国网友大量点赞。这就是良知与善行的生动呈现。

“天人合一”和“知行合一”的提出,就像高远的宣言和目标,引导着贵州人思考“我们是谁?” “我们正处在何时何地?”“应该为子子孙孙的更好明天奠定怎样的基础?”顾久说:今日的贵州,已不再是过去贫困、失语、被误读的贵州,随着地方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对地方文化的深度挖掘提炼,正从历史舞台幕后走向前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