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天眼》洞悉黔北世界——贵州作家冉正万
发布时间: 2017-08-16 浏览次数:5146


   

        作家简介
   冉正万,贵州余庆人,《南风》杂志总编,省文联支部盟员。曾在《中国作家》、《人民文学》、《十月》、《花城》、《当代》等发表过长篇小说《银鱼来》、《纸房》、《洗骨记》,中短篇小说《奔命》、《青草出发的地方》数百万字,《小说月报》、《作品与争鸣》转载过部分作品。有作品入选《2009中国短篇小说年选》、《2010中国短篇小说年选》、《2010中国短篇小说年度佳作》。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九届高研班学员。

    8月10日,广州老牌文学奖项“花城文学奖”,在广州广交会展馆重新启动。贵州著名作家冉正万凭借作品《天眼》,获得“新锐作家奖”首奖。
  据了解,“花城文学奖”产生于1979年诞生在广州的纯文学杂志《花城》。1992年停办,时隔25年之后重启。冉正万的《天眼》,被评为具有鲜明特色的写作风格,“有着卓然独立的蛮勇”。


  


  写作自喻“拍毒出痧”
    这一部《天眼》,以贵州黔北地域为背景,讲述了一处以地壳运动和石灰岩构造共同造就的悬崖上的村庄“燕毛顶”上,所发生的“无比荒诞”的社会生活。冉正万说,在《天眼》里,地理、人物都是真实的,但是其他的都是荒诞的。
“在农耕时代,居住其中确实比较安全,就像秃鹫在悬崖上筑巢。由于土质的稀薄、缺水、交通不便,贫穷是注定了的。在现代经济社会面前,地理位置的安全感荡然无存。”冉正万曾在一篇文章中,将写作比喻为拍痧排毒,“我是在像老太太一样拍打,用语言拍打出最深处的毒,以便出痧,以便生命纯净一点。”冉正万的方式,是把全力都用在写作上,感受排毒的愉悦。

  
  作品获评“蛮勇神性”
  这部作品的诞生,和《花城》杂志社编辑的努力分不开。大约是2013年,该杂志社编辑打电话来,主动为冉正万争取了一部由中国作协申请重点扶持的作品的机会。作品写好后,《花城》杂志执行主编田瑛专门从广州飞贵阳,与冉正万商议修改细节。冉正万回忆,“这次修改让这部小说飞了起来。”
  后来,何士光先生为此小说起名《天眼》,学者索良柱提出了精妙的修改意见,最终,这部佳作得以问世。
  贵州学者索良柱曾经推荐《天眼》说,一个地方的历史和文化,经过文学的讲述和提升,尤其是经过长篇小说的讲述,转化为了鲜活灵动的人文精神资源。而《天眼》让人对黔北产生莫大的兴趣。
    花城文学奖的颁奖词中说,“冉正万身在‘边地’和‘边缘’,以及他甘于‘边地’和‘边缘’的立场,使他的写作有着卓然独立的蛮勇和神性。《天眼》既真实又荒诞,悬崖上的村庄‘燕毛顶’的神异诡奇深深地嵌入中国的历史和当代之中。小说中,每一个‘燕毛顶人’都陷身于命运的裹挟而无力自主。‘人在做,天在看’,所谓‘天眼’,看的是‘燕毛顶’半个多世纪的真实和荒谬,看的是人的渺小与怯懦,以及人性的善与恶。这是‘天’的眼睛,也是‘天’赋予作家洞悉世界的眼睛。冉正万的写作是我们时代文学力量的深刻部分,值得我们发现和珍视。” (贵阳晚报)

友情链接